光速出圈的孙宇晨与JUST NFT基金,将会开启艺术变革之局吗?

  • 2021-04-30 11:54
  • 互联网

  势如破竹般,也没有一点点防备,NFT艺术就这么高调的登场了。

  随之而来的舆论和质疑,让跃跃欲试者观望再观望,但孙宇晨却光速出圈了。

  毕加索画作首次被映射上链

  孙宇晨,这位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的高材生,把目光放在了顶级艺术家的头部作品上,不仅毕加索、安迪·沃霍尔等传统艺术艺术家榜上有名,加密艺术家Beeple和Pak亦位列其中。

  

 

  孙宇晨参加佳士得毕加索作品拍卖直播现场

  热议不断的孙宇晨,最近一次引发艺术收藏圈关注的当属是豪掷1.3亿元拿下毕加索名画《戴项链的躺卧裸女》,这也标志着孙宇晨旗下的JUST NFT基金正式进军头部艺术品市场。同场竞拍成功的还有波普艺术领袖安迪·沃霍尔的《三幅自画像》,成交价为1300万。

  

 

  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

  孙宇晨历来喜欢压重金且坚定的投资那些“有争议的项目”,最终却总是赚得盆满钵满。这次在拍卖场上的手笔也许并算不得大买卖,但他随后的操作却让人瞠目结舌:其创办的JUST NFT基金正式启动首批藏品NFT化,世界最著名的视觉艺术大师毕加索的《戴项链的躺卧裸女》,成为第一个登陆区块链的名画。截止到今天,JUST NFT基金的藏品总资金规模已接近2亿人民币。

  

 

  JUST NFT基金正式启动

  看不懂,还是看不到

  还处在热议漩涡中的NFT艺术,再一次被推上舆论顶峰:NFT艺术和区块链技术的关系到底如何?艺术家在这之中何去何从?这是否是一次对传统艺术交易的一次变革?

  也许,正如业内人士所说,时代走到了现在,不管你是否参与,NFT艺术就是当下最热的事物。区别在于,眼中所见,是机会还是迷雾。

  一切都是新的,参与其中的人、路径和方式,最重要的是逻辑和过往全然不同,只能说币圈和链圈的这番操作,让这个长达几百年年才形成的传统交易系统中的参与者们感到了一丝丝不安,即便是看起来他们稳坐台上。

  

 

  更让人不解的是,区块链技术圈层以外的人很难搞懂这种技术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什么是去中心化?每一次交易到底交易了什么?这倒符合一般事物的规律:人们在面对未知和不熟悉的领域时,会表现出不安,甚至是抵触。

  孙宇晨却预言:未来十年,全球前100的顶级艺术家与艺术品,将有50%会NFT化。

  

 

  毕加索名画《戴项链的躺卧裸女》

  成交价:14,582,500 英镑 (1.316亿人民币)

  NFT改变了什么

  除了上述毕加索和安迪·沃霍尔作品之外,,孙宇晨的JUST NFT基金仍然将加密艺术家Beeple的《Ocean’s Front》收入囊中,以及另外一位加密艺术家Pak拍卖的整套NFT作品和《时代》杂志NFT封面“The Computer in Society April 2nd, 1965”。这些作品的所有权所有权已通过TRC-721标准映射到波场链上,并永久保存在波场公链与BTFS去中心化存储系统上。

  所有这些操作,都在波场TRON自身的业务生态完成,到这里,我们能猜测的,或许是孙宇晨对于NFT的布局早已谋划良久,又或许NFT的运作形式与区块链技术有着天然的契合。

  当然会有人质疑这和传统艺术交易有何不同?不都是真金白银买的吗?

  作为区块链技术在艺术领域内的重大创新,NFT通过赋予每件作品独一无二的数字签名,有效的保证了作品的真实性和流通性。

  其实举例来说,中标者会收到一个加密文件,交易都会在区块链上登记,此后关于这件作品的每一次购买和交易的信息都会透明化。换句话说,图像泛滥的时代,你可以去随便复制Beeple的作品,但你永远不会拥有区块链验证的艺术品本身。

  以此次JUST NFT基金完成毕加索画作的NFT化过程为例,首先任意实物艺术品的信息经过打包后,都可以上传到BTFS去中心化存储系统中,生成相应的NFT艺术品BTFS地址,地址信息再以TRC-721标准写入智能合约中,生成一个对应的独一无二的token,凭借合约地址,我们就能确认作品的唯一性。

  但笔者认为,既然是技术问题,那么总有人会去寻找技术漏洞,这想必也NFT艺术要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NFT:搅动市场的鲶鱼?

  孙宇晨在竞拍成功后,频频和佳士得等拍卖行在社交平台上的互动,早已预示着双方未来合作的可能性。随着JUST NFT基金的启动,并随之而来宣布与佳士得、苏富比、Nifty Gateway三大NFT拍卖平台均达成合作,拍卖行业的洗牌已成不可阻挡之势。

  正是佳士得将NFT破圈带入大众视野,虽然在此之前数字资产的狂热已经持续多年,但现在艺术圈不得不开始认真审视这个突然闯入的“局外人”了。

  也许正如成功策划佳士得NFT艺术拍卖的专家诺亚·戴维斯所说,“在迫使艺术市场走向数字化的一年之后,我们都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尽管这有点令人不安,作为一种机制,NFT有足够的潜力改变现有的艺术品所有权建立模式。我非常期待看到艺术家们将如何利用这项技术来开创一个充满新的创作机会的世界。反过来,我也期待目睹这将如何颠覆艺术市场。”

  颠覆不是倾覆,目前NFT行业的一举一动都摆明了会重塑传统的艺术行业,只是有价值的艺术品和团队永远是每个行业最重要的支撑。孙宇晨瞄准了世界上顶级艺术家和头部艺术品,JUST NFT团队的成员大部分也来自传统的拍卖行,佳士得和苏富比。

  这意味着几百年的格局终于迎来变革的契机,看准机会的人到底迈开了坚定的步伐。

  NFT,开辟新大陆

  以大热的加密艺术家Beeple为例,在创造NFT艺术拍卖最高价纪录之后,这位和传统艺术圈毫无关系的艺术家新手,其实是计算机专业,甚至他自己常常认为被传统艺术家所轻视。Beeple觉得艺术界对他不屑一顾,他的大部分作品都被自己随意地形容为“垃圾”。

  

 

  数码艺术家Beeple(真名Mike Winkelmann)

  但Beeple在社交平台上有超过200万的粉丝,超越很多传统艺术家,得益于佳士得的这次拍卖,艺术世界也终于开始认识到——数字艺术家也是真正的艺术。

  除了让数字艺术家得到艺术圈认知之外,还改变了艺术家在交易环节中的“零参与”。

  通常,艺术界鄙视“倒卖”——收藏者买了一件作品,然后立即转手获利,艺术家却无法从中获得任何收益。但绝大部分NFT艺术平台,都将艺术家的分成写入了底层协议之中,艺术家可以从首次或甚至后续无数次的转卖中直接获得分成(通常是10%,这是NFT的行业标准)。

  从这个意义上说,NFT为艺术家提供了一个模型,让他们在作品成长的过程中分享其价值。

  这可能是第一次,艺术家在市场上占据了上风。这也的确是颠覆了当代艺术品收藏的传统类别,开辟了一块新领域。

  

 

  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NFT市场总销售额已经达到5.63亿美元,交易量超550万笔,且2月份的总销售相比1月增长近8倍。截至4月25日,共有19.6万件加密艺术品被出售,加密艺术总市值超过5.49亿美元。

  这不得不让我们再次认识到,巨额的资金被数字资产交易者们掌握,特别是那些和加密货币打交道的人,他们既赚了大钱,懂得如何交易,并且想把自己的资本和知识应用到NFT领域。

  孙宇晨就是其中之一,他更是要把“JUST NFT基金打造成为NFT领域ARK方舟明星基金。

  未来如何,拭目以待。

头条推荐
图文推荐